但还没来得及送进急救室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1-31 09:36    次浏览   

明彩云的母亲杨爱容回忆,7月13日下午6点15分左右,她正在家做晚饭,突然,同湾的村民明道林慌慌张张跑到家里来告诉她,“明彩云在陈大兴家喝下农药自杀了”。

但7月13日,明彩云再次收到陈大兴短信,称其父母不同意。当天下午,明彩云从武汉坐车赶回阳新。这次,她没有回家,而是直接赶到陈家当面说清楚,希望能说服陈母。

明家世代居住在阳新县浮屠镇华道村港明组,以务农为生,因家庭经济条件较差,4个孩子中,只有明彩云上了大学。

明伟平回忆,此后在陈大兴的劝说下,明彩云尝试着与其交往。但陈大兴在深圳工作,二人相隔两地,时常摩擦不断。到了今年5月份,明彩云坚持要分手,为了挽回感情,陈大兴还去明彩云的公司闹过。

杨爱容赶到华道村陈秀湾陈大兴家,只见明彩云躺在陈家外的水泥地上,出气多进气少,身上还有一股浓烈的农药味。杨爱容当即拨打了阳新县人民医院的急救电话,并让随行的亲属到浮屠街上叫车,拉着明彩云往县城赶。

明彩云的弟弟明伟平介绍,明彩云2010年从黄冈某职业学业建筑学专业毕业后,去安徽工作,去年初调到武汉分公司任职,平时除了节假日极少回家,即使回家,也待不上几天。明家4个孩子里,只有明彩云一人未成家。去年腊月底,经明道林介绍,明彩云认识了同村的陈大兴。过年前,陈大兴送了2万元彩礼到明家,算是订了婚。“过年后不久,姐姐去了陈家一趟,觉得两人性格不太合适,正月初六就把钱退给了陈大兴。”明伟平说,其实订婚当天,明家就给陈家回了6800元的礼,明彩云再还2万给陈大兴,说明她退婚的决心很大。

去陈家之前,明彩云还特意到镇上的超市买了两大瓶罐头,以表看望陈母之意。没想到1个小时后,明家人就收到了噩耗。

出生于1987年的明彩云在家里排行老三,上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,下有一个弟弟。

明彩云死后,她在大冶打工的父亲和在浙江打工的弟弟,均在当晚坐车赶回家中。

楚天时报记者获悉,今年春节前,明彩云经人介绍,与同村的陈大兴订婚。之后,因性格不合,明彩云和陈大兴多次闹分手,始终分分合合。直到7月13日傍晚,明彩云因“退婚风波”倒在了陈大兴家门口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警方确认,她是因农药中毒而死。但死前1小时发生了什么,目前仍未得知。

昨日上午,记者来到明彩云家。其亲属提供的明彩云手机短信显示,7月11日20点31分陈大兴曾发短信“我也想通了,彻底放手!在家休养一周,我就回深圳。”7月13日7点50分,他又发短信说“昨晚我爸打电话来,他说不可能就这么算了。我实在是说服不了他,他说现在全村人都知道我被你退婚,名声全毁了,我不要脸,他还要。”

7月13日15点37分,明彩云用手机给陈大兴的父亲发送了一条2000余字的短信,她说,“本来没太多的事情,你非得插手,事情越来越让我恐惧,我想逃离你们这个家族”,“你说我是骗子,我还觉得你儿子是骗子,当初是他说订婚只是向外面宣布我们现在是男女朋友,其他人及媒人就不必来打扰我们,如果用心相处了还是不合适完全可以分”,“我和他总吵,彼此都是火爆的性格,谁也不让谁,就这么吵着,越吵我越想分手”。此外,短信中还罗列了许多明彩云与陈大兴相处不合的具体事例。

吴远禄是杨爱容的大女婿,长期住在县城。吴远禄回忆,当天他接到丈母娘的电话后,立即开车往浮屠镇赶。6点40分左右,到达浮屠街之后,他看到人民医院的救护车已经折返驶向县城,又掉转头开往县城。

这一阵子,阳新县浮屠镇华道村港明组的杨爱容一家,都无法平静下来。一周前,杨爱容28岁的女儿,倒在同村陈秀湾陈大兴家外的水泥地上,死在医院急救室外。幸福的憧憬戛然而止。

阳新警方一位知情者称,明彩云确系农药中毒死亡,但究竟是不是自杀,目前尚未下定论。

当晚7点,明彩云被送到阳新县人民医院,但还没来得及送进急救室,医生就宣布了她死亡的消息。随后,遗体被送入阳新县殡仪馆。

7月11日,明彩云特意趁周末坐车回到了浮屠,当面将戒指等物品交到了陈大兴手里,两人协商好了分手,并称以后还可以做朋友。次日,明彩云坐车返回武汉。

好好在武汉上班的明彩云,怎么突然就跑回来,还倒在了陈大兴家里呢?

明彩云死前1小时到底发生了什么?昨日中午,记者来到华道村陈秀湾,多位村民对此称不知情,陈大兴家的大门紧闭,其大门口还有股浓烈的农药味。记者拨打陈大兴的手机,显示已经转入来电提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