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没有责任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6-28 20:02    次浏览   

8月12日,陈静到沈阳市北大营街附近的一家银行存钱。几天前,陈静父亲陈国安刚刚去世。陈静存钱时,心情急躁,不小心把父亲陈国安名下一张未激活的卡递给了柜台工作人员。工作人员把9000元钱存到了这张未激活的卡里。

刘洪胜告诉记者,他们已经跑了一个多月,到处求人,因为很多材料都特别难弄,比如自己的爷爷陈华田,1985年去世,当时根本没有死亡证明,自己只好求村里给写材料盖章。姥姥姥爷都居住在新民,还搬过好几次家,自己去了两趟,根本没有正规的死亡证明。最后,求舅舅帮忙,找到姥姥姥爷最后居住的社区,请社区给出具个材料,又找公安局盖章,总算有个能证明姥姥姥爷已经死亡的材料。

刘洪胜说,拿到6份死亡证明后,他又到公证处,结果又有了新问题。公证处认为,卡是2009年开的户,当时陈国安夫妻都在,是夫妻共有财产,陈国安妻子张宇文2011年去世,当时其母亲赵桂兰还健在,所以有可能发生了转继承,赵桂兰继承了卡里的共有财产,赵桂兰去世后,子女可能仍然会有转继承的情况。公证处要求证明姥爷姥姥是原配夫妻,如果有其他子女,其他子女也放弃继承这张卡里的财产,并要求刘洪胜就此事到新民市做个公证。“就是这个公证里又套了另外一个公证。我去哪证明啊,姥姥姥爷都去世了,户口都注销了,我怎么证明他们是原配夫妻?”刘洪胜说,自己是工人,单位一个萝卜一个坑,几次跑出来办事,每次都得请假,实在跑不动了,“要不是姐姐需要用钱,我们都不想要这张卡里的钱了,太难了。”

随后,陈静注意到钱存错了,她找到银行工作人员,工作人员告诉她,钱取不出来了。陈静认为,自己粗心应当负一部分责任,银行工作人员在存钱时,也应该检查下这张卡是否有问题。但银行工作人员坚持称,是陈静的错,自己没有责任。

工作人员:他们生了几个孩子,是否是原配夫妻,只有户口所在地能核,你自己先跑。谁给你核实,你自己定好了;如果能给你核,我们给新民发协查函,现在不走外调,我肯定办不了。你看看新民那边给核不?不核实不行,我不敢出公证书,我出了我下岗。

记者:卡里的钱是老人(陈国安)死之后存进去的,不是发卡时间啊,存款日期不行吗?

工作人员:现在你公证这张卡,我们认的是开户日期,谁能给你认存款日期,那我今天还可以存呢,那无穷无尽。如果你认定,我是后来存的,和他们一点儿关系没有。你可以找法院判啊,法院判完就完事了。

银行提出了解决办法是陈静找公证处公证,证明自己是陈国安的继承人,然后能把卡里钱取出来。和银行协商无果后,陈静和妹夫刘洪胜,沈阳新民两地跑,收集材料证明陈静是“唯一继承人”。